【血汗医护】花花的班表,燃烧的脚底板──念医检的人这幺多,为

2020-06-13  阅读 890 次

医检师,几乎八成的民众都没有听过这个名词,也不清楚这个行业的内容。每次被长辈们问起时大多是这样的状况:

「你现在在做什幺工作阿?」在OO医院做医检师。

「医检师?那是在干嘛的啊?」做检验的。

「蛤?什幺检验?」简单来说就是验血验尿验大便的啦!

「哦~不错阿,应该不用轮三班吧?」要轮三班喔。

「那薪水应该不错吧?」普通啦。

除了在抽血柜檯能够与病人互动(没错,你们在抽血柜檯看见穿白袍的抽血人员也是医检师),医检师大多的时间都泡在实验室里,负责各项检体检查的进行与报告的发出,以各项检验报告来协助临床判断病人的状况,以利于找出病灶或进行下一步骤的治疗,是医院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群体。

你以为医检师不用轮三班?错!

通常医学中心等级或者大一点的医院,因为检体量大、检验项目多,所以分工较细,各个组别有各自的组员,再依检验的项目画分位置;有些医院还会将急诊检验独立出来,能够更迅速地出报告。但像一些规模较小的医院,检验科只有门诊(含血液和镜检)、血库和生化组(血清和细菌则另外独立),一个位置白班只有一个人,他需要能够同时处理门诊、住院和急诊的检体;小夜班两个人、大夜则是一个人包办所有的项目。

之前家人曾疑惑的说:「晚上不是都没病人吗?那你们都在忙什幺?」别忘了还有住院和急诊的病人啊!小夜时段还有夜诊,除了实验室内的检体处理,同时还要兼顾门诊採检,伙伴间的默契和合作很重要。大夜则有晨血,整栋医院各个病房的检体集中在同一时段一起来,分别签收、离心、上机、发报告,不良或错误的检体进行退件、打电话通知病房重新採检,像颗陀螺转个不停一刻也没停下脚步,此时若再被病房急召做心电图,实验室只能放空城,等到回去又是另一批检体等着要处理。

【血汗医护】花花的班表,燃烧的脚底板──念医检的人这幺多,为

因为大小夜值班人数少,工作分担下来其实上完一轮就已经蛮疲惫的,所以不太有人愿意包夜班,大家每个月的班表都是白班、小夜、大夜混成,作息怎幺办?自己想办法调整。且因为人力短缺,遇到状况时也很难调派人力,有时就算身体不舒服,人员也常常都是要硬撑着上班。

也有人疑惑,「现在检验不都自动化了吗?只要上机就好了,应该很轻鬆吧?」从上机到发报告,其中还包含了仪器的保养、品管的确认、排除其他可能的干扰、比对项目之间的相关性等等,一笔可信的报告是需要花费精神去判断,并不是直接上机就可以得到的。而且仍有些项目还是要依赖人工判读,比如尿液镜检和不成熟白血球分类(当然这些也有机器可判读,但是并不是每家医院都有)。

念医检的人这幺多,为什幺有的医院永远在缺人?

记得还在念书时常听到老师提起因为招生人数多,医检师走向饱和,但在自己进入临床后却发觉现况却不是这幺一回事。反而感觉各家医院都在缺人啊!

观察身边的同学大多选择走向生技医材、研究助理,或者努力念书考后中/西医,实际进入临床当医检师的人并不多。我想这不外乎是几个原因:

1.需轮三班、休假不固定

现在人们越来越注重健康,愿意轮夜班的人减少,夜班工作也不比白班来得轻鬆。因为是排休,休假的时间通常和家人朋友都是错开的,很难一起互动交流。而在人力短缺的情况下,也可能连续上七天以上的班。另外还要利用休假时间花钱、花时间上课取得医事人员继续教育积分。

2.医病关係紧张 

资讯越来越发达,人们对于医疗资讯可说是信手可得,从原本的完全信任,因为资讯的冲击而转变为保留的态度,甚至是质疑。病患讲求服务品质,要快速、準确而且态度要好。报告迅速与良好的品质通常病患是没有感觉的,但若延误报告时间或者有错误,马上就是一笔客诉,若处理不好可能就会产生医疗纠纷。执行抽血时病患都有「一针就上」的期望,有的甚至会出言恐吓,也曾看过因为抽血导致病患瘀青而被提告的新闻。

3.各种考核压力 

处理线上作业的同时要面对内部稽核、外部稽核、医院评鉴、还有实验室认证等等,每一次考核都是一次压力,考核完还要进行各种的检讨改善,然后等着下一次的考核。

4.薪资不高,迁升的空间相对狭小 

临床医检师相对其他医技能走的出路来说工作量大(有些医院做院内检体同时还要处理大批的体检检体),暴露的环境危险度高(检体具感染性),薪水平均来说却偏低(有些医院底薪不到两万元,其他的执照费、大小夜津贴、绩效等等加上去也可能只有四万多或不到),而医院不一定有升等制度或者未依年资加薪,有几年资历的医检师薪资可能依旧原地踏步。

在临床能够学到以前在学校学不到的沟通能力和处理事情的思考逻辑。虽然科技日新月异,自动化的仪器越来越多,但希望院方在压缩人力时应该做适当调整,不能一味的压缩人力成本而导致人员过劳。现在因为健保制度下的医疗环境不佳,医师、护理师还有其他医疗人员都很辛苦,其实很希望医疗人员都能彼此互相尊重与体谅,而政府和院方也能改善目前的就业环境,让毕业的社会新鲜人能够愿意投入医疗产业。

►徘徊在过劳之岛上空的幽灵:治疗师们,这一次,我们救的是自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