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凯惠专栏》小半天山中传说-虚拟林爽文

2020-06-10  阅读 282 次

《张凯惠专栏》小半天山中传说-虚拟林爽文

「林爽文事件」虽闻名古今,但今日极少数人知道事件发生之原委、年代,甚至无人能理解何以活在 18 世纪、丰衣足食的林爽文要冒着被杀头之风险抵抗清国?记得笔者去年(2017)在新庄社区大学分享《爽文你好吗》新书时,现场有一个高中生带来他的历史课本,念了课本里有关「林爽文事件」的文字,念了几个字后嘎然而止,现场听众显露不敢置信的神色,没想到课本关于「林爽文事件」的描述短短不到五十个字。

然而发生于 1786-1788 年「林爽文事件」规模之大,烽火所及包括台湾的西半部的汉人村庄、平埔社地,甚至清国贿络高山原住民协助堵截捕杀义军,将近台湾三分之一人口 30 万人涉入事件,清国花费一年的国库、调集八省十万精兵,历时一年四个月才弭平。以至于今日,在台湾仍有超过 130 个与林爽文事件有直接或间接关係的地名、传说、庙宇等等,相信这是台湾民间用自己的方式来追忆感念这段曾经风云际会、轰轰烈烈的历史。在本篇要跟大家分享关于鹿谷小半天的林爽文地方传说,一段笔者儿时的重要记忆和关于历史的新发现。

《张凯惠专栏》小半天山中传说-虚拟林爽文小半天之传说

记忆中,祖居在南投鹿谷山中的阿公,如往常坐在坑上摇着扇子说:从日本时代,一直到国民政府来台后,还有很多人来到我们这边挖金银财宝,因为听说我们这里埋有很多宝藏,其实到底有没有宝藏根本没有人知晓,但是就一直有人来挖阿挖的…

长大之后因缘际会,硕士论文以研究「林爽文古战场、今地图」为题,赫然发现儿时听说的小半天宝藏传说,竟是与自己的林爽文研究有关;人们知道寻宝,却不认识埋宝之人,也不认识林爽文。然而研究越深入,越能理解传说的本质在于背后所深藏的动机,而小半天的宝藏传说的背后,那最让人害怕诛连九族的原因就落在过去的某个时间点、过去的空间,使得后代没有机会亲耳听闻真实的历史。

18 世纪的小半天地处内山,曾是原住民奔驰的猎场,在充满神祕色彩蓊郁的竹林里,留下与「林爽文事件」的遗迹「孟宗林古战场」;也有林爽文军队战败后,因过于惊慌跌落悬崖的「跌死马」地名;甚至还有因为战争需要养兵,故在战争后期军队移动时带了「十八篓龙银」,需要九个大汉才能搬动,传说每个壮汉左右手各搬运两篓龙银。甚至鹿谷地方上谣传着林爽文有一位妃子(或妹妹),为了不愿丢弃十八龙银而与林爽文有争执,最后林爽文给她两个选择,一个是活着跟他走,另外一个则是与龙银埋葬在海拔一千三百公尺的大仑山上,传说这位女性选择与宝藏同穴,葬在战亡的军师蔡猫东旁。当地人们给传说又增添神秘色彩,谣传这位女性被杀死时,流出只有后命才有的白血,它们看到之后非常地扼挽,这似乎间接传递人们对于林爽文事件的观感,一个注定最后没有结果的抗清结局。

除了这些传说外,邻近小半天还有「爽文剑井」,据说战败使得林爽文负气将剑丢进洞裏,洞口竟冒出井水;以及林爽文军队曾经过的「林爽文战备古道」。从今日在鹿谷留存的遗迹可以窥见人们对于230年前的「林爽文事件」有着各式各样的想像,甚至发展到后来,传说又增添「十八龙银」在云雾缭绕的山区幻化成天上的云,以及饥饿的小牧童遇见给白银的仙女般的大姊姊等等。而这许多林爽文的传说,在海拔 1300 公尺的山上,伴随着深居小半天的人们生活超过两个世纪,在纯朴善良的人们的记忆里,扎了根、发了芽。

这幺多传说与记忆,林爽文究竟有没有在小半天与福康安(还珠格格中的尔康,乾隆派来弭平民变的钦差大臣、协办大学士,坊间传闻他是乾隆皇帝的私生子)做最后一场生死搏斗呢?其实有些历史学者相当坚持,林爽文的确曾在小半天抵抗福康安的大兵。

小半天古战场──主角不是林爽文《张凯惠专栏》小半天山中传说-虚拟林爽文

《钦定平台记略》中有关小半天战役的内容如下:「十四日(丁丑),福康安、海兰察、鄂辉同奏言:前遣社丁杜敷及投出(意同投降)贼目阮和等,分投踩探贼蹤去后。兹据阮和等稟称,林爽文逃入内山,尚有余匪二千余人,聚集小半天山顶拒险死守;又据杜敷称,探林爽文逃入埔里番社相近地方潜匿,已差生番前往密查,一得确信,即行飞稟各等语。」

福康安写奏摺的这一天在乾隆五十二年农曆十二月十四日,事实上在九天之前,清军在集集埔(今南投县集集镇)之役成功剿洗歼灭林军,这一场战役林爽文丧失了他最精要的两千多名部将,而唯一让福康安感到羞惭不已的是林爽文又不知所蹤,使他无法向乾隆皇帝交代。

集集埔大获全胜之后,福康安即刻派遣曾是林爽文好友的杜敷,和投顺清国的阮和进去内山「购线」,到处打听林爽文的下落。九天之后,阮和回报福康安,林爽文在小半天;但是与曾是水沙连社(今日日月潭邵族)通事的杜敷传来原住民的情报,林爽文在埔里地方藏匿,是一样的。由于杜敷曾与林爽文情如手足,因此生性多疑、谨慎小心福康安先採信的阮和的说法。

(购线:清·黄轩祖《游梁琐记•内黄大盗》:「总镇悬赏购线,竟莫弋获。」)

福康安率领大军于凌晨三更出发,兵分三路抵达小半天天色已亮,但从他给朝廷的奏摺可以得知,小半天山势陡峭,无路可达,易守难攻:「该处草深树密,路径逼窄,而陡险之处,攀藤方可登陟」,清军拿藤当作绳索,揹着武器往上攀爬,中途遭遇林军的居高临下猛烈的攻势:「贼人在山顶拏立木栅,栅内垒石作墙,搭盖草寮,又将道旁大树砍倒,横塞道路,恃其地险,以为久据死守之计。我兵攀缘直上,进至半山,贼匪一齐压下,势甚泼猛。」

但林爽文的顺天军也不是好惹的!林军在小半天的防御工事,相信也準备了许久,等待清军或迟或早的一天到来抵死一战。集集埔一役失败,小半天则无所倖免,只是林爽文是否在小半天指挥,才是福康安最关心的;可以说生擒林爽文乃是福康安的终极任务,若林爽文逃漏,即使最后平乱战功也无法弥补此一缺失。

林军在今日的石马公园上拏立木栅,并在木栅内垒石作墙,在山寨围墙里搭盖草寮;他们用砍倒的大树横卡在道路上,打算依恃天险死守一方。即使危险,也必须拚死爬上去攻寨,况且对福康安而言,林爽文此刻就近在咫尺,于是他下达军令,逼迫清兵拚死攀藤而上,即使遭遇滚滚大石的致命攻击也不能后退一步。

林军藉着来横塞道路并準备大量的大石、大木头来做防御,只要他们从河底慢慢地爬上来,就朝向他们一丢!藉此阻止他们前进、继续往上爬,希望能够作为久据死守的打算。

但除了两支队伍正面迎击,福康安的第三支军队由其爱将普尔普率领,铙悍的广东兵和擅长高山作战的四川屯练兵绕道山后,出其不意突袭林军山寨最弱的一环。在林军营盘的后方从深沟攀爬而上,攀倒木栅,爽文们登时被打散,清兵尽力追杀,鎗毙爽军头目十余人,生擒头目林追、林二、林添、孙东湖、王若敬五名,爽军二百余人都被杀了,山寨内的鎗砲、铅药、器械及马匹、牛只、米榖等项都被抢走,然后将小半天木栅内的一切草寮全行焚燬。

《张凯惠专栏》小半天山中传说-虚拟林爽文

剿灭小半天林军之后,福康安盘查当地各处隘口确认无碍后,并即刻回到竹山江西林大营。当天诸罗县元长庄大垦户张源懃,带领社丁陈保和深山原住民多个部落的头目十余人来见,报告林爽文的消息。

福康安十分高兴打赏,并且仔细地询问进入内山的路径。张源懃是福康安相当倚重的义民首,他再次地确认了杜敷的情报无误,林爽文大军目前藏匿在埔里社到埔尾等处。由此可知福康安在攻打小半天时,林爽文并不在山上,而远在埔里社。那幺,在小半天率领两千名林军据险死守,与福康安一来一往对仗的人是谁呢?

小半天的「林爽文」是谁?

在林爽文亲信之中,蔡福排行很前面,至少在林爽文往南攻打府城时,将很重要的诸罗县城(今嘉义市)交给蔡福把守,可惜蔡福怕死,将城给丢了。后来林爽文派蔡福去围攻诸罗,后因为受到枪伤而到庵古坑(今云林古坑)养伤,庵古坑被福康安大军攻灭后,翻过触口山直接到逃到小半天。

蔡福于乾隆 53 年(1788 年)5 月的供词事这幺说的:

「据蔡福供,我係漳州府平和县人,年三十岁,父母兄弟久已亡故,只有妻子赖氏,一同被拿。原住诸罗县城。卖糕饼生理。前年十二月初六日,林爽文攻破诸罗,有素识之何霜荣,前来引进我同叶省入伙,我就竖旗,招集二千多人,跟林爽文去攻府城,未能攻开。」

「上年正月,回至诸罗,叫我带领手下人,把守南门。后柴大人来收复诸罗,我就走到大里杙去见林爽文,他说我失了诸罗,就要杀我。何霜荣再三保我,方才释放,仍旧叫我围困诸罗县。六月里,又封我做总督内外诸军务。七月里,与官兵打仗,脸上带了枪伤,就回到庵古坑养伤。至十一月,大兵来攻庵古坑,我逃至内山大平顶、小半天藏躲。大兵又复追至,…」

我们可以从蔡福供词中得知,在小半天一役当中,他人是有在现场的,同时他并没有提及林爽文是否也在小半天。

蔡福从庵古坑逃到鹿谷大平顶、小半天躲藏,以蔡福在林军阵营中的身分来判断,他非常铙勇善战,一直被林爽文重用。在 18 世纪没有网路 wifi 的年代里,根本没有人知道林爽文的样貌如何,甚至连福康安根本也不知道林爽文长什幺模样,因此,蔡福率领两千人于小半天抵御清军,兴许又刻意营造林爽文在小半天的假消息,在当地人眼中,想必就一定是「他(林爽文)」了!蔡福被误认为林爽文也是理所当然。

《张凯惠专栏》小半天山中传说-虚拟林爽文

从地理位置和潜逃路线来看,蔡福的供词说出他在庵古坑守城养伤,在被福康安攻破后,他逃离庵古坑往东越过触口山脉之后,渡过了竹山的清水沟,继续往东走着今日的「林爽文战备古道」后抵达鹿谷内山的大平顶。所以这个战备古道其实是蔡福从庵古坑走到小半天的,反而不是林爽文走过;而大仑山、小半天等地方留有许多林爽文事件有关的传说,诸多巧合可判断在小半天的人其实就是蔡福,而不是林爽文。

在 230 年前不知道林爽文是谁、长什幺模样的时代里,何以鹿谷山里面的农民樵夫却要以各种跟林爽文有关的传说去留芳后世呢?去年(2017 年)五月有幸前往鹿谷社区大学分享《爽文你好吗》讲座,意外地发现当地人们对于林爽文认同相当深刻,当居民听到林爽文最后一役没有到过「小半天」时,神情充满失望与强烈的失落感,毕竟还有民众自己的祖先是有参与过「林爽文事件」的,怎幺可能他没有来过小半天呢?看了令人不捨与动容。

随着时光流转,最后林爽文到底有没有到鹿谷小半天与福康安对仗这件事情变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地方善良的人们愿意将「林爽文」这三个字放在山里面纪念,他已经成为鹿谷人们的集体记忆与生活之一,比如为了保护猫东墓不被人搜寻金银财宝,而不说他坟墓的位址在哪,两个多世纪以来,爽文并不寂寞,他一直活在深山云雾缭绕的大仑山里,永不止息。

《张凯惠专栏》小半天山中传说-虚拟林爽文爽文你好吗:跨域历史小说
    作者:张凯惠出版社:也品文艺出版日期:2018/05/04读册生活购书诚品网路书店购书金石堂网路书店购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