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之豪专栏》转型正义不「只」是「去蒋化」

2020-06-10  阅读 868 次

《张之豪专栏》转型正义不「只」是「去蒋化」

你不能因为一个东西错了很久,就说他因为时间的关係,错的变成对的。

台湾到现在还在崇拜蒋介石,就是威权的遗绪。

现在我们有任何公安事件,谁不认为,应该要针对政府相关单位,进行责任归属的调查?

那为什幺像二二八这样大规模的政府滥权、滥杀人民的事情,会没有任何责任归属的问题?

说一句难听的,今天会不会有人把陈进兴,或是郑捷,供在市中心拜,还盖一间号称是台湾观光地标的墓陵来供他?

没有,因为陈进兴跟郑捷,是杀人犯,是违反人性的人,更重要的,是我们都知道,要留给这个社会、留给下一代的,最重要的教训,不是教孩子要学习这种人、这种行为、这种思维、这种观念。

既然如此,我们把蒋介石放在市中心供奉,我们希望下一代的人,从现在的台湾,学到什幺?

北韩这样的国家,堂堂一个国家领导人的哥哥,就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杀掉了。

台湾呢?一个只是要根据自己良知,写写文章的一介书生,也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冷血屠杀。

当我们看到北韩的时候,会不会想想,我们自己的生活环境,我们自己最骄傲的台北捷运,现在竟然还有一站的站名,在这样「纪念」一个独裁者?

二二八影响的,一直都是整个台湾社会,不分省籍,不分年龄,在影响整个台湾社会,怎幺看待政治,怎幺看待良知,怎幺看待正义的。

当在地方上有头有脸,从任何标準来看,都是人生胜利组,家族的荣耀,地方之光的这些菁英:哥大博士林茂生、国际艺术家陈澄波。

他们看到社会出现动乱,要尽自己绵薄之力,来调停,来帮助大家生活回复正常。

结果,换来的,是子弹。

所以整个台湾社会从此不敢碰公共事务,不敢碰政治,让这个国家的威权不断深入到每个人生活的角落。

这整个社会都是受难者,而面对这个问题,也是我们整个社会在面对,不单单只是受难者家属自己。

现在也没有在讨论中正庙留不留下的问题。

问题是该怎幺留下来,该怎幺让蒋介石这个人,对我们自己,对我们的下一代,有怎幺样的教育意义。

放任中正庙以现在那个样子在那里,我才要用护家盟的一句话回:这样我要怎幺教小孩?

原文发表于 2017/02/2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