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的摩纳哥

2020-06-15  阅读 257 次

光芒、绕弯、动感…今年九月在这座都市的街道上所举办的新加坡大奖赛,就是F1史上首次的夜间比赛。


那面绘有五颗星的红白色国旗,将在今年成为F1所熟悉的标帜,那代表了新加坡的五大理想:民主、和平、平等、正义与进步,乍看之下,前四项或许与F1业界所瀰漫的价值观相去甚远,但是最后一项─进步─则是F1立刻将要获得的东西。这座在东南亚发展度最高、最有影响力的大都会,最近十年来已经累积了足以举办大奖赛的能量─将成为F1最近12年来头一场新增的街道赛─因此,这项运动在这个多元文化的金融中心里将会变得更加热门。

直至1990年为止的31年总理任期中,李光耀将这个国家建立成严格执行清洁法律(真的,你连口香糖都买不到)、稳定平等、富裕、安全、有秩序、几乎只存在于你梦想中的国度,儘管没有完全的民主选举(李光耀现在担任『内阁资政』、而由他的儿子担任总理),但是人民对他们都感到满意,执政党每次选举都有90%以上的绝对压倒性得票率,这其实已经成了一种开明专制,表示政府要做的事情都不会遭遇任何阻碍或是延宕、可专心谋求全体国民的财富与福利,这也就是Bernie Ecclestone(F1商业主席)对于F1所偏好的模式。

毫无疑问,当Ecclestone去年夏初与新加坡大奖赛有限公司签下五年合约时,这场围绕滨海湾旁市中心的大奖赛将可迅速在F1赛程上建立自己的名望─你喜欢的话,不妨称之为「东方的摩纳哥」。身为推动者,政府在计画幕后投入了财务资金以及行政官僚,主导推广活动的新加坡亿万富翁王本生也拥有长期成功的经营管理纪录,而或许最重要的是:450万新加坡人民愿意接受F1赛车从他们家门口跑过去的想法。

东方的摩纳哥宣传海报掌握到了这场比赛的戏剧性。

由于Bernie看到了这样的合作精神以及兴奋期待,因此儘管为了建造经典的休停站与围场複合设施而要阻断建筑密集的金融区、同时市区一些最忙碌的道路还得封闭整个週末,这场比赛仍然足以让他保证将新加坡放进2008年F1赛程。当去年八月底举行了休停站複合设施的破土仪式时,新加坡大奖赛团队也只剩下13个月的时间让一切就绪、以迎来的比赛。

然而,Ecclestone相信新加坡人的能力、相信他们可以如期完成工作,他向他们保证会为这场F1比赛结合一些盛大的造势活动:由于车子在街灯的夜色下比赛、等于欧洲收视观众的午餐时间,因此绝对可以配合更多的节目进行。

「Bernie对于这场夜间比赛非常重视,因为他想要迁就欧洲观众的时区,」新加坡大奖赛执行总监Michael Roche说:「但一旦这个理念实现了,我们仍然满心感激,它可以让新加坡大奖赛更加耀眼,有了摩天大楼的照明、湾中的海水照映着灯光,看起来彷彿是座由宝石所构成的城市─绝对光采夺目。」

去年Mark Webber和Alex Wurz这些车手已经拜访过这座城市、勘查过初步的赛道图,但是在夜间进行F1赛车的较量,对于抱持冷眼旁观态度的车手来说、仍然有一些不确定因素,主要的顾虑在于:假如现场是溼地,那幺前车所溅起的水雾在灯光的照映与反射之下、将会严重妨碍他们的视线,FIA也从来没有办过夜间比赛,但是目前的状况看来还算理想:去年夏天在法国保罗希卡赛道进行灯光下的乾溼地测试─使用Nelson Piquet Jr.的GP2赛车─已证明完全成功。

然而,在夜间比赛尚不知能否获得认证之前,赛道的计画已在继续进行,本刊也亲自前往观察赛道布局以及活动计画:全长5.26公里的平坦赛道,有三分之一的部分沿着滨海湾,过程中会穿越两座桥、并经过国家游行舞台─这里将建设成为永久主看台,但它也有经过一座名为峇里的中央公园绿地,后方则有已经百年之久的前殖民地风格地标建筑、突显了新加坡的文化遗产,而整条街成排的购物中心则代表了这个国家超现代的存在感,一圈接近末尾时会通过本赛道的永久固定路段,这周围即建造了休停站以及围场複合设施,隔着旁边的树林还可看到全新的新加坡飞轮(一座大型摩天轮),赛场各处的背景则是两个主要的摩天大楼群,区内座落有跨国企业和饭店,充分展现了新加坡身为亚洲金融火车头的地位。

概念性的企划书由F1赛道设计公司Tilke所提报,但是主要布局的技术顾问则由KBR负责,这家澳洲公司亦曾接手阿德雷得以及墨尔本赛道的案子,去年还决定掉转跑道的动线方向、让赛车以逆时针方向行进,这个转变所带来的影响就是大量的暂时性轮胎墙以及护栏必须重新安置,而这些都要在比赛之前完成。

如同今年另一个新的街道赛场─西班牙瓦伦西亚,新加坡有许多地方都不同于F1街道上的宝石─摩纳哥,新加坡赛道宽阔得多、更富变化、速度更快,而且还有两处真正的超车点─滨海艺术中心直道以及莱佛士大道末尾的窄小弯道,一般认为通过圣安德鲁路上峇里公园的这条直道速度过快、恐生事故,因此会增加一个有如摩纳哥赌场广场那样的S形减速弯,但是还有另一处路段可以让赛车尽情展现速度,那就是加速驶出S弯之后所来到的F1最明显地标─维多利亚时代的安德森桥,此处宽十公尺,车辆将以时速200公里自这条铁桥下穿过,桥上的照明设备将会让蓝色的热带夜空更加生辉,本赛道还有一些其他的惊险观战点,例如离开体育馆路段、驶向莱佛士大道的时候,还有以时速298公里笔直通过泛太平洋饭店的走道下方。

东方的摩纳哥

赛车将由剧院前方的滨海艺术中心桥上通过。

在这样的大都市中準备一场街道赛,当然是个庞大的任务,而这由新加坡大奖赛技术经理Nick辛来担任主管,当我们走在赛道路段上时,他指出他的团队将要进行无数的修改,比如说赛车会行经的海上浮动游行地,就得要从湾区徵收更多的土地、以让道路拥有足够的宽度,而为了让主看台上的观众可以清楚看到这个路段,因此还要再增加2.7万个座位,赛道上每个弯道一英呎高的减速石垒也要移除、换上赛车用的路缘石,等到比赛完再换回来,这同样也不是轻鬆的任务,这种中断都市部分机能的工程,在许多地方都会引起无法控制的反弹,然而新加坡所表现出来的氛围是坚定支持这场大奖赛。

不过世事无绝对,正如同辛的解释,「仅仅在最近几年,即大幅涌现了努力尝试新的、全然不同事物的要求,」他说:「这种状况在过去几年是不会发生的,但是新加坡正在改变,而它的改变让这场大奖赛成为可能,这座城市也对此非常渴望。」

王本生委由辛的父亲Colin负责督导这场比赛,辛老先生这一辈子都是赛车的信徒,它甚至曾经招待人坐在英国布兰兹-哈瞿赛道的小山丘上、欣赏Jim Clark以及Graham Hill这些老牌人物的传奇比赛,他更曾于1970年代早期在现在新加坡大奖赛的路段上比赛─在危险的公园场地公共马路上参加初级方程式赛车活动,他终生的志向就是能够在自己的家园举办一场F1比赛:其实辛在1989年即初次接触Ecclestone、尝试藉由永久比赛场地来开办新加坡大奖赛,但是在他所获得的机场土地上却证实无法兴建赛道。

19年后的今天,辛老先生正在实现他的梦想,王本生靠着经营饭店和地产行业而致富、如今也在新加坡以及亚洲各国努力推广这场盛会,身为他的左右手,辛和他的儿子体认到新加坡的氛围正在改变,这意味过去十年政府无法想像的街道赛、在如今变得可能了,新加坡以高级金融枢纽见长,如今也渴望提昇他们的观光旅游效益:博弈的合法化,让滨海湾的另一边开始兴建大型赌场(将于2009年完工),政府也明白F1是展现新加坡对全世界观众吸金能力的另一个完美途径,的确,就赛事本身而言,他们的目标是让现场约九万名观众中有40%是外国观光客。

因此,新加坡旅游局为这场F1赛事投入了60%的资本额,加上王本生的40%股份、共同成立了这个合资企业─新加坡大奖赛公司,「政府希望能够成事,但我们在公领域和私领域也要有不同的做法,」新加坡旅游局的梁粤功说:「我们必须获得成功,而我们认为确保成功的最佳方式就是让私人担任推广者─像是王先生─来经营这项活动。」辛、Roche以及他们的同事─新加坡大奖赛公司总监、英国籍的Jonathan Hallet,皆拥有推广演场会以及大型活动的丰富背景,因此他们认为也有必要为新加坡大奖赛投入一些娱乐活动,他们计划举办大型烟火施放以及演唱会暖场,也将邀请市内的各大酒吧和餐厅在赛场区域内设置据点、以服务场内的观众。

投入活动的各种协同合作、资源以及能量,让新加坡大奖赛拥有一切达成伟大目标的机会条件,亚洲夜空下灯光璀璨的狂想曲,的确具备F1所需要的异国风味,而且它也已经有了能够帮助他们万事就绪的伙伴。新加坡国旗上的五颗星旁边还有一弯新月,它代表这个新兴国家正在奋发向上,看来Bernie在这个乐观期许之下的发现,就是一场新的大奖赛。

东方的摩纳哥东方的摩纳哥圣安德鲁路
这里将增添一处减速弯(地点见上图)

东方的摩纳哥莱佛士大道
恐怖的时速298公里路段

东方的摩纳哥起终点线休停站複合设施
部分为永久性建筑

东方的摩纳哥游行主看台
前方的土地仍待徵收

东方的摩纳哥滨海艺术中心直道
提供了很好的超车机会

东方的摩纳哥安德森桥
车辆将由铁桥下呼啸而过

上一篇:
下一篇: